七歌


偏偏不想思念

墙上的裂缝,乍泄了春光。
窗外涌进秋的落叶
金色潮水般
汹涌澎湃。
房间淹没在秋意里,
浓浓的,
化不开。
思念发酵了的味道,
在每一片金色里,
冲撞着!
想要冲破这束缚的壁垒,
去侵占每一方领土,
去教每一个人都臣服于秋的统治。
也许
只有等到冬雪温凛的侵袭,
才能叫这浓稠的怀念
化了。

安生和以诺

安生:我们走,现在就走!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以诺:为什么现在才说这话?为什么我牵着你的手,说一起离开的时候,你从来听不到!

安生:对不起!任何地方都好!我们重新开始!

以诺:太晚了!一切都太迟了!

安生:不,不晚。一定来得及!

以诺:你不觉得你握着的手,很冰吗?

安生:不!我不管!多冰多冷我都要让它温暖起来。我不会再丢下你一个人!绝不会!

以诺:为什么?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一颗停掉的心脏,怎么让它重新开始?!

(黑夜里只剩下相拥而泣。良久,东方现出鱼肚白。拥抱着的人渐渐透明)

以诺:来生,记得抓紧我的手,别再丢下我一个人!

你的余生,没有了我,也要幸福!

 

 


 

 

导演:卡!好!补妆!拍下一个场景!


像素
:2233长官,你在这颗星球多久啦?
:200年。
:这么久!我才被造出来几个小时而已。
200年前和现在有什么不一样吗?
:那时候,有一种白叫晴空万里,有一种黑叫星辰大海。
有一种白色很柔软,有一种绿色很清新。
万紫千红可以被触摸,可以被嗅闻。
万千物种千奇百态,有声有色。
刚被创造出来的我还不懂情绪。不知道这一切是多么美好珍贵。
:那现在呢?
:现在的我们都有了仿生情绪系统。却再也没有机会去触摸感知曾经的那一切缤纷绚烂!
:现在的世界看起来也很色彩缤纷呀!
:是。那一切叫像素。

他和她的故事

他说,我们只是朋友。

她说,我不想只做朋友。

他说,不要耍小孩子脾气。

她不再说话,不再耍脾气。

她知道,他的选择里没有她的存在。

她想把自己哭成一条河,

流进大海里,然后再也没有然后。


就当他再也不存在了。

像流星划过天际以后,

消失掉了。


是的,当她哭累了,转身离开后,

她看不到他在原地,倒下。

他不仅仅从她的世界消失,

也从所有的现世消失了。


他爱,

可是没有以后,

所以选择让她离开。


他心疼她的痛,像自己一次次的窒息。

但唯有如此,

她才会有以后的不痛。

所有的痛,让他带走就会好的。


如果有来生,

请让他和她一起携手到白首!


小小人儿和大大的云

白白国的每个白天都在下雪,每个夜晚都在下雨,一直一直。

小小人儿问,不下雨不下雪的时候,天是什么样子的?没有人知道答案。

小小人儿要去寻找。TA走过三个白天的雪三个黑夜的雨,爬上一个高高的白色山顶。那里有一朵大大的云,满脸忧伤,笼罩着整个白白国。TA就是白天的雪,夜晚的雨。

小小人儿问云为什么忧伤,云摇摇头“不记得了。”

“如果忘记了,那就不会忧伤啦!”

云惊诧的望着小小人儿。小小人儿对云露出白白的牙齿,嘴角弯弯。

云朵学着小人儿的动作,慢慢变得越来越轻越来越亮。

原来,TA忘记了怎么笑,然后忘记了怎么飞,然后就一直在忧伤里。

现在,忧伤化了!

亮亮的温暖的光落下来,白白国换了颜色-万紫千红。

云找回了TA的翅膀!

笑!


天与海的抉择

天与海之间

取一线,

叫抉择。

是飞天,

去迎接太阳,触摸彩霞?

是入海,

去探幽寻宝,悠游于水下精灵间?

哪里给我力量,

叫我心安

叫我强大?

是大地啊!

天与海,是理想之所在。

大地,叫我去成长吧。

只要努力,可以将根深深札牢!

只要够强大,可以跳跃起来触摸月亮!

蓝色的梦,要有了力量,才能追逐。

不做,

任风吹的风筝,

没了线

没了风,

就是一个死了的物件。


重新开始,

当自己是一颗种子,

要生根

要发芽

要茁壮!

一切来不及?

一切来得及!

来得及抉择!


血色圣诞里的宿命密码-揭晓

(二)

在明宫由美交代了自己罪行后,警方将酒吧老板堂本忠雄、女招待小田薰、搭档左川俊森都列入重点嫌疑对象。几人对警方盘问的回答,听起来再正常不过。酒吧老板对与中岛发生的争吵,声称是客人们都在抱怨小田薰总是没空陪酒,希望中岛收敛些,可中岛依仗自己是警察的身份,并不买账。

左川俊森承认了与小田薰为恋人关系。是当初酒鬼闹事时,第一次见小田薰,而她下巴正中央一块红色“倒心形”胎记,让他认出15年前,他们曾同在一个孤儿院里住了5年之久。他也的确很苦恼,前辈中岛总是叫小田薰陪酒的事情,但迟迟未找到合适的机会开口。没想到就发生了命案,如此这般。

小田薰只是一个陪酒招待,客人花钱点名,自己也没有办法。

越是看起来毫无争议的答案背后,最是会藏下真正的罪恶。办案人员经过对案件整个相关人员及众人口供的反复梳理,终于找到了案件的突破点-小田薰。在警方马不停蹄的对小田薰的身世背景等诸多方面调查之后,案件如同扯出了线头的线团,即使滚落到黑暗缝隙里,也藏不住包裹的所有秘密。

当结果公之于众时,一场命运密谋了20年之久的戏码被揭开。以上帝视角,众人的秘密不过是命运刻意隐去的半边剧本。你是否做好了准备,揭开那藏起的一角秘密?当答案揭晓,审判降临,这一出娱乐了上帝的戏码中,被放在被告席的众人,是否也想好好质问一下命运的安排?

2013年9月23日,负责管辖歌舞伎町街区的中岛正男巡查部长与左川俊森巡查官被派往处理该区M酒吧的报警,一酒鬼闹事。第一次见到小田薰的两位警官的反应居然都有片刻惊愣。小田薰下巴正中央一块红色“倒心形”胎记,让中岛正男想起了那段早被扔进垃圾堆里的记忆。

原来17岁时的中岛正男与一个到他所居住的乡下小镇调养的少女偷尝禁果,待发现怀了小孩已晚,只能偷偷生下来,而后丢弃在了孤儿院门口。后来少女离开,中岛也外出求学。俩人再无往来,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而那个生下来的女婴,下巴正中央处正又一块红色“倒心形”胎记。中岛正男怀疑小田薰就是那个女婴-自己的私生女。

之后中岛正男时常于执勤结束去光顾M酒吧,只挑小田薰陪酒,声称是照顾其生意,随便聊天,并无不良举动。几次聊天下来,中岛更确信了自己的猜测。还秘密去了当年的孤儿院调查,与小田薰被领养的时间及养父母信息一致。

兜兜转转,当年的那个孩子竟然就这么来到了自己的面前,而知道一切真相的只有他自己。他明白,少女出现在M酒吧意味着什么。是自己暗中罩护着的地下赌场的骗局!那些环环相扣的圈套,他一清二楚。从第一次发现时还义正言辞的想要惩治到收下了第一次的贿赂,开始对那些肮脏交易的保护,中岛的人生就已在命运不怀好意的棋盘上,任其捉弄了。自己的女儿就在这圈套的漩涡里,自己也是推手。虽未曾养育,但第一次看到小田薰开始,某种情愫便已然被唤醒。如今种种,让中岛久已沉睡的良知,在挣扎中醒来。

中岛正男与堂本忠雄商议收手,可是在金钱的美衣艳服包裹下的人,怎么可能答应这种天真可笑的要求。两人多次商谈破裂后,堂本忠雄起了杀心。

小田薰因自己在M酒吧的便利条件,发现堂本忠雄与中岛之间似乎有着太多不可告人的秘密。而堂本的生意势力,让小田薰怀疑养父欠下巨额赌债,而自己被带到M酒吧打工还债,恐怕都与他们两人脱不开关系,甚至堂本的皮肉生意场所的少女,很多也与巨额债务有关。小田薰怀疑,就是他们在设局。

小田薰做梦也想不到,中岛正男会是自己的生父。

因酒鬼闹事事件,左川俊森认出了15年前曾在同一个孤儿院相处了5年之久的小田薰,继而成为恋人。这让小田薰将自己的发现怀疑都毫无保留的对其讲出。一来左川可以有所提防,二来借其与中岛搭档的便利条件,可以查到更多的证据。

暗中调查时,左川对小田薰的怀疑很是认同。明面上被放在酒吧内打工还债,实际目的恐怕就是要将小田薰推向堂本忠雄所操控的其他皮肉生意上,只是时机尚未成熟而已。如此恶劣庞大的地下组织,至今未被发觉,他相信中岛必定参与其中,毕竟中岛负责管理此已达10年之久。

对前辈满是崇敬之情的左川,想着平素里大家夸赞的“好警察”,竟藏着这样一副面孔。中岛频繁的找小田薰陪酒,唯恐证据还未找到,中岛正男就会对小田薰不利,急怒心起,决定执行正义,除掉警界中的这个害群之马。左川不会料到,中岛对小田薰有的是一种让人难以相信的“舔犊之情”与“愧疚之情”。

为了不将小田薰牵扯进来,左川俊森计算了精准的时间,从酒吧前门到酒吧后巷只需要3分钟时间。25日凌晨,执勤结束后的左川与中岛在M酒吧喝酒,中岛叫了小田薰陪酒。左川装作与小田薰无特殊关系。到0点45分从酒吧正门离开,取走了寄存在酒吧前台的一个包裹。之后立刻绕到后巷,0点49分,给小田薰打电话,叫其到前门,说有礼物。

0点50分,打电话叫中岛从后门出了酒吧,从身后偷袭了中岛,用布包裹了长方形物体击打了中岛后脑,中岛当即倒地不起。还未确认中岛是否已经死亡,就听到了后巷拐角处的高跟鞋声音,将布条扯开扔进了垃圾桶内。赶到前门,与小田薰见面,并送上圣诞礼物——一个长方形盒子。直到1点05分,才真正离开酒吧街。由此小田薰与左川互相有了不在场证明。

原本以为丈夫只是有了外遇的明宫由美通过私家侦探的调查,意外得知中岛收受贿赂包庇着伤天害理的恶势力。这一切带来的冲击让这个原本温良的家庭主妇,对这个自己曾万分仰慕的“好丈夫”“好警察”生出深深的恶心作呕。明宫由美知道执勤结束的中岛,一定会去M酒吧,准备偷袭的明宫由美没想到在后巷看到了倒地的中岛,见其还有气息就直接捡起垃圾箱旁边的砖块敲击了中岛的后脑,只是由于力气小,对当时只是晕过去的中岛并没有造成更重的伤害。

堂本忠雄的一击,才是真正导致中岛正男死亡的最后一击!!!

表面做酒吧生意的堂本忠雄,实际上,不仅开设地下赌场,还设局骗赌。再以酒吧老板的身份好心出手帮忙,以抵债的形式,将无数少女推入歌舞伎町街区的更深处,为自己赚取更多的金钱。一直被收买的中岛,在2013年12月份开始,突然开始要求自己收手。中岛奇怪的举动引起堂本忠雄的的疑心,派人暗中调查,发现小田薰居然是中岛的私生女!这个秘密,小田薰本人并不知道。既然这两人是这样的关系,中岛正男肯定不会轻易罢休,唯一的办法就是除掉这个有了异心的“搭档”。25日凌晨,见小田薰出了包间之后,堂本离开觉得机会来了。想趁机除了中岛,嫁祸给小田薰,就说中岛意欲不轨,小田薰正当防卫,错手杀人。0点52分,堂本来到中岛所在包间,发现中岛不在,却发现后门被从里面打开了。从后门猫眼处,堂本看到中岛正男倒在地上,旁边左川俊森手上拿着的东西上占有血迹。而后左川扯掉物体上的布,匆忙离开。随高跟鞋的声音走进,一名女子,用砖块敲击了倒地的中岛的后脑勺,也匆忙离开。带女子的身影也消失在拐角处,堂本随手拿起后门处的一个黄铜摆件走了出去,对着尚有微弱气息的中岛后脑给出了致命一击!

真正的凶器就被堂而皇之的摆在酒吧后门处的案几上。早已被擦去了指纹和血迹,隐隐反射着昏黄邪魅的光。

人性就是如此,善与恶不过在一念之间翻转。如果你的心里住进了鬼,欲望扮演了舵手,这船驶向的方向究竟是深渊沟壑还是碧海晴空?小心,别让那鬼做了你心的主人。万劫不复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而已!


血色圣诞里的宿命密码

(一)

2013年9月23日,一丁目警察署接到所管辖的歌舞伎町街区的M酒吧的报警,有一醉鬼闹事。负责此街区的中岛正男巡查部长与左川俊森巡查官被派往处理解决。这个醉鬼对酒吧里的一个女招待意欲不轨,遭到拒绝,就撒起酒疯大闹起来,随后醉鬼被带回警署。被骚扰的女招待小田薰并未受伤,录完笔录就回家休息了。

2013年12月25日凌晨1点35分,一丁目警察署接到报警,M酒吧后巷有一名中年男子死亡。死者竟是中岛正男巡查部长!

从警16年之久的中岛正男(男,38岁),一向低调忠厚,不爱热闹,是众人皆知的爱妻好男人。他的妻子明宫由美一直都是贤良温顺的好太太。邻居们都是两人一直和和睦睦,很是恩爱。这样一个看起来毫无争议的警官为何会一身酒气的死于酒吧街后巷呢?而死亡原因是被重器击打后脑而亡。初步判定死亡时间为凌晨0点40分-1点30分。

本应是白色欢乐的圣诞节,被染上了狰狞血色。人性在这血色里,挣扎扭曲。宿命玩味的安排了一出怎样的戏码?你心里装着的是人是鬼?这一夜注定响起的不是圣诞颂歌。

由于是死者为警察,事态恶劣,上级特设专案组,命火速破案以安民心。

作为死者的后辈兼搭档的左川俊森,被安排协助调查,不能参与破案。专案组人员兵分各路,走访调查。由于案发时间,是圣诞节,到处都在举行庆祝游乐的活动。本就熙攘杂乱的酒吧街,更是热闹甚于往常。而M酒吧后巷又无监控,更是给破案造成了相对的难度。但当初在M酒吧闹事的酒鬼的话,却引起了办案人员的注意。“什么爱妻好男人,还不是天天出入酒吧。”

办案人员敏锐的嗅着这一点线头,开始将调查重点转移到了中岛与M酒吧等众人的微妙关系上。

随着警方连续几日的调查发现,M酒吧在歌舞伎町街区并不算最有名气的,但老板堂本忠雄在这里却一直有着一种说不清的威望。

一直好男人好警察的中岛正男在闹事酒鬼的说辞里却是另一番模样。不仅经常看到便衣的中岛单独叫小田薰陪酒。11月的某一天,还曾见过中岛从后门进入酒吧包间并没有叫小田薰,近2个小时,期间传出几句男人的争吵,但因为酒吧本就喧闹,并没有人在意,而中岛从后门离开后,看到老板堂本忠雄从包间离开。因为当初闹事就是被中岛严厉处罚,心有怨气,所以即使中岛乔装便衣,即使自己喝的醉醺醺,也认得清清楚楚。

有邻居声称,曾听见过某天深夜中岛夫妇的争吵,什么“满是酒气,女人香水的”。中岛与妻子明宫由美和睦的家庭关系,由此多了几分暧昧不明。而后明宫由美承认了,的确发生过争吵,中岛以工作理由搪塞了过去。

继而左川俊森与小田薰也被人碰见过,表示两人看起来关系很亲密。

办案人员调查了案发当日四人的时间线后,加大了对中岛妻子的审问,本是温良性情的明宫由美承受不住,终于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据明宫由美交代,从2013年10月初开始,她发现丈夫经常以任务多,工作重等等理由,开始晚归,身上带着酒气,其中还夹杂着一丝丝若有若无的女性香水的味道。出于女人的敏感,开始请私家侦探调查丈夫,结果你发现了中岛的秘密:中岛每次执勤结束,都会去M酒吧在那里待1个小时,总是会单独叫一个叫小田薰的女招待陪酒。不仅如此,侦探还发现中岛更大的秘密,他竟然收受贿赂!原来中岛一直在“保护着”M酒吧。而M酒吧老板一直在开设那些地下赌场。想到十几年来,自己身边睡着的人,曾经心目中的好老公,居然这样不堪!因为知道24日中岛将执行节日特殊执勤任务,午夜12点才结束。而中岛执勤结束后,按惯例一定会去M酒吧。特意将同学会定于24日晚,地点在距酒吧街不过一刻钟路程的饭店内。0点40分同学会结束,明宫由美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绕去了M酒吧。在拐角处听到声响,发现醉酒倒地的中岛,就趁机捡起垃圾桶旁的砖头击打了中岛的后脑,而后仓皇离开了。

本以为明宫由美的认罪可以让案件结束,却没想到专案组内的气氛越发凝重。

原来,中岛正男头部共有3处击打伤,虽然找到了明宫由美的作案凶器,但那只是其中最轻的一处伤口,并未致命。如果明宫由美只击打了一下,那真正致命的一击究竟是谁?

遇见的戏码

胆小的人

害怕遇见。

遇见错的人,

遇见对的人。

遇见不可得。

遇见错过。


一切都是上帝的戏码

错的时间,对的人。

对的时间,错的人。

一场场戏,

演尽人间。

一场场聚来缘散。


上帝只管嗑瓜子看大戏

哪管你生你死。


恭敬者,未必逃的开捉弄的命运。

叛逆者,未必等得到上帝的制裁。

在人生的棋局里,

谁遇见谁,

要演绎成协作还是厮杀?


怕结局无力承受,

就不想要遇见?

如果不曾有遇见,

是不是就可以没有惧怕?


也许只能怪

太过胆小!

忘记了人生法则,

忘记了月圆月缺是常态。

遇见,

只是一个“词”而已

却被寄托了太多期望。

太重太重,

“遇见”无力承载。


无处可逃

胸腔里

想要迸裂而出的是什么?

是欲望?是想要不顾一切的冲动?

如排山倒海而来的滔天巨浪

却遇上一个四面都是森严壁垒的盒子

撞击,拍打

打不破,冲不出。

一遍遍,

徒然的发力,

无意外的被阻隔在盒子内,没了主意。

那种无力感叫人窒息。

逃不出盒子的桎梏,

巨浪是不是要做一滩死水微澜?

巨浪会不会忘记自己原来的模样?

巨浪不再。